当前位置: 首页 > 探索 > 互联网 > 正文

网瘾:新时代的隐形毒品?

导读:歪打正着的网络成瘾 说来有趣, 网络成瘾 (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,IAD)这个名词最初是美国的精神科医生伊万戈登伯格(Ivan Goldberg)想拿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(DSM-IV)开涮,因为酗

  歪打正着的网络成瘾

  说来有趣,网络成瘾(Internet addiction disorder,IAD)这个名词最初是美国的精神科医生伊万·戈登伯格(Ivan Goldberg)想拿美国精神疾病诊断手册(DSM-IV)开涮,因为酗酒、赌博成瘾等“行为障碍”缺乏生理基础而编造出的概念。没想到一经提出,竟被很多网友对号入座,引来精神卫生界一场持久的争论。2007年,美国医药协会拒绝了对美国精神病协会将IAD纳入DSM-V的建议,批准对“网络游戏滥用”进行进一步研究。直到今天,网络成瘾究竟为何还是尘埃未定。

  然而不可否认,网络成瘾已经成为困扰家庭和社会的严重问题。以研究网络成瘾第一人,金伯利·扬(Kimberly Young)的视角,网络成瘾大致和赌博成瘾等行为成瘾相类,都属于 “冲动控制失序”的范畴。他认为如果具有以下4个特点,便有网络成瘾的嫌疑:强迫性的使用网络,对日常活动和人际交往丧失兴趣,生活被网络活动占据,上网冲动无法控制。上网的时间长短并不重要,总的看来,上网成瘾者的生活已完全被网络主宰,与现实的距离则越来越疏远。

  心灵的假面具

  在大多数研究者看来,网络成瘾并非像毒品那样简单地由生化反应促成,成瘾者内心的动机才是促发成瘾的首要因素。台湾南华大学的陈怡安提出,网络成瘾者可以在网络上获得不同的心理防御机制,以对抗日常生活中的压力。对于在生活中受到挫折的人来说,网络游戏和社交的成功可为他们的挫败感提供补偿作用。生活中的敌意和不满无处发泄时,网络中看似冒险实无风险的游戏起到极好的替代作用。而面对现实中无法处理的问题时,人们也可藉由在虚幻、想象世界的漫游获得幻想满足。个人在现实生活中无法获得的成功,同样可通过网络中成为“英雄”,获得他人认同而得到安慰。